中二晚期弃疗中

【尤勇】薄荷 1

我老婆最棒!

时化:

 @中二晚期弃疗中   我开始写连载了~哈尼~ 加油~


  也许以后可以用维克托许下的约定来形容一些华而不实的东西。


  消失甚久的男人在照片上穿着修身的西服,坐在在粉色的樱花树下,粉嫩花瓣落在他的肩上,银色的发上,他毫不在意,依旧拿着饭团,和穿着制服的学生们对着镜头笑得灿烂......配图的字是:美味,日本真是太棒了~


  尤里盯着维克托手里的便当两秒钟,露出了阴森森的笑,猫咪凑了过来,毛茸茸的爪子按在手机屏幕上,点了一个红色的心。


  “啊!!!!谁要给那家伙点赞!”金发的少年爆发出与他纤细美貌毫不相称的吼声:“维克托!混蛋!你以为我是谁啊!”尤里眼底是燃烧的怒火,他咬牙切齿的给维克托打了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对面的维克托很是惊喜:“尤里~好久不见~”


  “维...克...托。”尤里努力努力再努力,才没对着电话吼:“你这混蛋,究竟去哪里了?”


  “欸~啊,忘了和你们说了,不用担心我。”对面的维克托的声音依旧愉悦:“勇力~谢谢,真是太棒了!”


  “啊?你在说什么!”尤里臭着脸拿着手机:“你在和谁说话?”


  “啊,抱歉抱歉。”那边的维克托很快道歉,然而喜悦的声音完全听不出他的歉意,他似乎是在嚼什么很脆的东西,尤里黑着脸听对面咔嚓咔嚓的一阵,之后是一句惊喜的“BKYCHO(好吃)!”尤里嫌弃的把手机拿远,之后不甘示弱的吼了回去:“维克托!你在干什么!!!”


  “啊呀~”对面传出有些小的声音,很明显是拿着手机的人拿远了手机发出来的,“我在和我可爱的学生说话啊,来!勇力,和尤里打个招呼。”


  “欸?!”对面传来陌生的声音,声音很小很轻,很是胆怯,尤里一头雾水的盯着手机屏幕,按了免提,才听见对面传来怯生生的一句:“你好,我,我是胜生勇利。”


  尤里哼了一声:“啊?我管你是谁。”他话音刚落,对面便提高声音,来了个非常诚恳的道歉:“对,对不起。”


  “你为什么要道歉?好像我欺负了你一样。”尤里阴着脸盯着手机屏幕,眼里蹦出慑人的光:“你是蠢货吗?”


  “对!对不起......”对面又是一声道歉,尾音都带了泣音。


  “尤里还真是不可爱呢。”手机回到了维克托手里,维克托轻哄着受伤的人:“勇利,你不要难过,这是尤里,嗯,尤里表达喜欢的方式?”


  “哈?你在说什么?”尤里对着电话吼:“谁会喜欢那种胆小的要死的家伙!”


  “呜......”对面传来一声极其细小的低泣,胜生勇利轻声说了一句:“失礼了。”飞快的跑开。维克托试着挽留:“勇利!”但勇利跑的太快了,一会儿就不见踪影。


  维克托叹了口气,对电话里的尤里道:“你这样小猪猪是不会喜欢你的。”


  “谁要他的喜欢,他是谁啊?”尤里满不在乎道:“你还没说你去哪里去干什么了?别想转移话题。”


  “哎呀~我没和你说吗?我去日本教书了,教的音乐,学生都好可爱好可爱的~”维克托沉浸在幸福里,声音都带着欢乐的波浪:“食物也很好吃呢~”


  “你,很好。”尤里阴森森的笑:“你究竟有没有记得你答应为我编曲,我要用在我的新歌里!”


  “啊!”维克托惊讶了一声,道:“尤里你这样吼,嗓子会坏掉的。”


  “还不是因为你!”尤里他听完又吼了。


  这通不愉快的电话以尤里摔手机告终,尤里气鼓鼓的在房间里砸了一通枕头,消气了才停下,他有些热,抬手向后拢了头发,露出蒙了薄汗的饱满前额,揉揉脑袋,起身去倒了杯水,才回来捡了可怜的手机。


  手机质量过硬,坚强的亮了屏幕。


  尤里勾着嘴角,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订了去日本的机票。


  “日本吗?呵,我来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