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晚期弃疗中

【心出】全世界,我只喜欢你

对时化的心出文《全世界,我只喜欢你》的扩写式长评

@时化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评论有字数限制

心操的暗恋是痛苦的,从小就因为个性的原因,周围的人都对他有所顾忌,避而远之,我不会洗脑你们的,我一定会控制住自己的,请不要离我这么远好不好……无人回应,孤独便是童年。

升上雄英,没能如愿进入英雄科,最后连我的个性都要被否认吗……

孤独没有结束,又添一笔不甘,啊啊啊,这不是越来越糟糕了吗……

打破这一切阴霾的是绿谷,冲动固执又有点蠢,体育祭对决时,本以为自己会很轻松的取胜,但这小子居然自己就挣脱了洗脑……喂喂喂,这是正常人能做到吗???这怕不是个没大脑的傻子吧……

心操输了,输的心甘情愿呢,毕竟这小绿头真的很特别啊……心操这样想着,那就过去打声招呼吧,顺便用个性试探一下绿谷的警觉性吧,没成想一招中的……哈哈哈绿谷依然是冲动固执蠢啊,牙白,怎么还会觉得还有点可爱呢……

在雄英的日子里,多多少少都能碰见绿谷,绿谷真的很好,乐观积极也不畏惧我,小小的一只,越看越耀眼,越看越特别……想要把这束光捧在手心。但绿谷身边很多同伴啊……爆炸的榴莲天才,冷静的红白面瘫,可爱的轻快少女,热情的规矩眼镜……心口莫名的刺痛,果然,还是想把绿谷占为己有啊。

毕业后,心操的能力也的确被职业英雄所认可,但这种条件式触发的个性,必须保证触发条件的保密性,而且还要继续开发新的触发条件。心操点头,没错,这就是我的个性啊,适合在背后支援,像暗杀者。恩,真是完美的形容词,我果然还是不能与绿谷站在一起啊……

那就稍微近一点吧,不管是去报亭翻找关于绿谷的报刊,还是录制播放绿谷的新闻,都能清晰的感受到他在我身边的充实感,感觉身体的某一处的欲望得到了满足。

不够,不够,还不够,想要更多,更多关于绿谷的一切。所以心操开始剪下绿谷的图片贴在墙上,铺满一层后也不愿意重叠,开始往床头,电脑,冰箱上贴图。阳台上也摆上了绿色植物,把对绿谷的爱稍微分一点照顾照顾这些植物吧,这样想着,心操就会忍不住浇更多的水,施更多肥……果然喜水的植物不会像以前的植物,因为浇水过多而死亡,心情愉悦,看见彩虹在绿植的头顶,好可爱,好像绿谷……克制克制。

心操的生活里充满了绿谷与克制。

心操没有去打扰过绿谷的生活,不代表他不想,如果可以,心操想要找到他,扑倒他,抚摸他,吻他,咬他,进入他……当年单纯的悸动熬到现在就只剩欲望了。

所以当心操看到电视里绿谷提及到自己时,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多么的痛苦,多么的甜蜜……想,要见他一面……

真是可笑,明明是洗脑个性的英雄,却在这种时候,控制不住自己的大脑,脱离控制的大脑立马指挥着身体,拨号给了绿谷……“喂,绿谷,我是心操”。

……

为什么要选在酒吧见面呢?明明跟绿谷完全不想衬,绿谷适合有阳光的地方,比如装修温馨的家庭餐厅……家庭啊……绿谷,他有女朋友了吗?这个年龄,有女朋友也不奇怪……可恶啊。

最后,心操还是决定在酒吧见面,他果然还是想要绿谷能踏入自己的常驻地,过来吧,靠近我一点。

绿谷依然可爱的不行,忍不住用个性调戏了一下,没有防备的让人心里发痒,像在幼儿面前的放了糖果,太危险了,心操努力克制。

为他点了杯绿色蚱蜢,不是一时兴起,是计划好了要试探。

“可以带喜欢的人来喝”

“哈哈……”

好刺耳,原来绿谷也可以发出如此刺耳的声音啊……是谁?喜欢的人是谁?男的女的?有没有在一起?什么时候?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人不是我……

长期的职业训练,心操可以不动声色的思考,面上依旧谈笑自若,只是内心冷冽到烈酒都枯索无味了。

叙旧结束,两人一同走在路上,大路上充斥霓虹灯的闪烁,有些晃眼,心操有点想从小巷子抄近道回家了,但绿谷家好像在大路方向。

出久看着心操,总觉得哪里怪怪的,跟上去,“是,出了什么事吗?需要我帮忙吗?”

啊啊啊,当然出事了啊,我喜欢上了我得不到的人啊!我喜欢你啊!帮忙?当然需要了!能麻烦你喜欢我吗!

烈酒似乎麻痹了一部分大脑,心操平日里的克制在此时显得混沌脆弱,心操打起响指,他要做他想要做的事。

……


“全世界,你只喜欢我”

“全世界,我只喜欢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听到哦绿谷,谢谢你,我很高兴了,接下来,也请你继续加油吧……离开这里,忘了一切吧

绿谷呆呆的走在大路上,心操转身没入小巷。

今天的心操,依然悄悄的包含着一颗珍珠。

时化:

 @中二晚期弃疗中  狗砸 别忘了你的后续~


  @白色  小可爱~来抱抱 (づ ̄ 3 ̄)づ 小姑娘 要天天开心哦~




  愿每一个孩子,都会等来小天使




 


  一




  我的爱是珍珠。




  珍珠在砂砾中,会无比的突出,可是在宝石堆中呢?有谁能找到它?




  大概只有贝吧,那个将珠子藏于它的血肉之中,积年累月的用爱磨着,让那个珠子越发圆润细腻,温润的发着光的贝,是它让这份爱成型,长成好看的样子。然而,这最初的爱大概是痛吧,宛若一粒石子掉入眼睛的疼痛,又像一根针扎入了心里,然后,这点刺痛消失了,感觉不出来了,我以为那个东西消失了,可一直在着,扎在身体里壮大着,成长着,等突然有一天被搁疼,疼的无法忽视,醒悟过来, 原来我身体里面有东西,把自己剖开,把那东西刨出来,才发现。




  原来我对你的爱,已经长成了我身体里最贵重的东西。




  可是,比的过吗?比得过地球的结晶,亿万年才能形成的宝石吗?




  我捧着我的爱,看着你与别人在一起,他们是你的宝石,他们爱你,你也爱他们,你们都愿意为彼此付出一切。我低头看着我手里的珍珠,把手握紧,藏起来,谁也看不到。




  不过只是一颗珍珠。




  我其实什么也没有为你做过。




  二




  心操人使一直都有在关注着绿谷出久,体育祭之后,那个绿头发的少年一战成名,越发的活跃,还未毕业,就已经小有名气。而他自己,也因为在那场战门中,个性展露了出来,得到了轻视他的人的认可,那之后,向他投橄榄枝的英雄事务所很多,他也不再默默无闻。




  其实他的个性,并不适合暴露在人面前,洗脑是攻其不备,如果一开始便被敌人知道了个性,对他有所警惕,他的不利可以说得上是致命的,他适合隐藏在暗处,像一名刺客一样,等敌人被他那些耀眼的同伴吸引了注意力,对平平无奇的他放松了警惕,他便悄悄拿着匕首潜过去,一血封喉。




  一个不能被宣传的英雄,事务所的前辈如此说。心操面无表情的宽慰为他遗憾的前辈,说他知道,他都知道,体适能是他的弱项,所谓的成长,修行,不过是让有战门天赋的同伴越来越强,而他,再怎么努力,也望尘莫及,这是,个性的局限,生来注定。




  他只要能当英雄就够了,这么说着,心操勉强勾起了嘴角,露出了个不怎么好看的微笑。




  是啊,前辈拍着他的肩对他说,已经踏入了工作,就该拼命发挥自己的作用,也就是长处,而不是过多的将精力投放在自己的短板之上,出了校门,就不会再有老师说,只要努力就一定能成功,社会会告诉你,什么是血淋淋的现实。




  这就如同一个色弱,不可能当画家一样,别再追寻不可能的梦。




  三




  绿谷出久越来越多的出现在报纸上,杂志上,电视上,网络上,他每一篇新闻心操都能倒背如流,在哪里,打倒多少敌人,救了几个人质......身上,受了几处伤。照片上,绿谷出久总是洋溢着和欧恩迈特一样的招牌笑脸,说着会让人小孩子热血沸腾的话,心操会嗤笑一声,将那些笑脸剪下来,贴在墙上。




  不知不觉,挂画照片占据了所有的墙面,同一个人,同一张笑脸,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方,身边有不同的同伴,没有他。心操站在阳台上浇水,将喜水的绿植的土浇得透湿,他回头,有光照在屋内的墙上,照片上的绿色越发葱郁,展示着和他主人一样的生机。




  为什么做这些事情呢?心操拿着水壶,歪头想,歪下的壶嘴在阳光下喷出了彩虹,心操突然就想通了,哦,一定是因为我喜欢绿色。




  某次的直播访谈,主持人问绿谷,印象最深刻的战门有哪些,绿谷笑着说了很多很多,说着那些他喜欢的同伴的名字,主持人追问,还有吗。绿谷对着镜头笑了:“有啊,我高一时的那年体育祭16强的那场比赛。“心操一下子愣住了,屏幕的光打在他的脸上,画面映入了此刻他发亮的眼睛里,绿谷还在说着,用他爽朗的声音笑着说:“他的个性超厉害的,我差点就输了,啊哈哈哈......”绿谷露出个不好意思的笑容,认真道,“他现在,也是一名厉害的英雄,一直一直,都在努力的保护着大家。”




  “我也很想再见见他。”绿头发的青年,笑着说,心弦瞬间被拨响,余音绕梁,无法平息,手中的电话,就这么被拨了出去。




  “喂,绿谷,我是心操。”




  “心,心操君?好久不见!”




  “我看了你的访谈了,想不到,你还记着我啊。”




  “当然了,怎么可能忘记心操君。”




  “这样啊,那,有时间,一起喝个酒可以吗?”




  “嗯,好!”




  ......




  四




  酒吧的气氛刚刚好,三三两两的几个人,并不吵,灯光音乐也洽到好处,打个分,八分,转着手中的酒,心操看着闯入酒吧的绿发青年张望着在找他,他盯着看了一会儿,觉得绿谷身上清新干净的年轻气息,与酒吧糜烂的氛围格格不入,就像......即将踏入狼口的小绵羊。




  这个比喻糟透了,心操招了招手,勾起了个嘲讽的微笑,小绵羊,可是连暴龙都能打过,应该要为不小心掉到他面前的狼担心。




  “心操君!”绿头发的青年看到他,眼睛亮起,喊了声他的名字,意识到自己在哪里后,忙捂住自己的嘴,歉意的向周围弯了弯腰,风一样的跑了过来,没有一点响动。




  心操在他靠近时,啪的打了下手指,个性发动,绿谷一下子僵住了,绿色的眼睛变得无神,心操笑着说:“与我见面,怎么能没有防备。”边说着,又打了下响指,撩了下发,没有看恢复的青年,转头喝了一口酒。




  “呵呵。”绿谷尴尬的笑了声,坐在他旁边:“心操君还是老样子,喜欢开玩笑啊。”




  “呵,你也是老样子。”心操笑着,转了转杯中的冰块。




  “心操君喝的什么?”




  “威士忌。”




  “我也来一杯。”




  “不,这种酒不适合你。”心操眯着眼睛看着绿谷,看着他绿茸茸的头发,对酒保说:“来杯绿色蚱蜢。”




  酒保小哥擦着杯子,闻言抬头微笑着说好。




  绿谷盯着他行云流水般的调酒动作,等绿色的酒液倒入高脚杯,点缀上柠檬递过来时,他惊呼了一声好看,笑着道谢。




  “很香。”绿谷闻了闻,又喝了一口,评价:“很甜,我喜欢。”




  “很受女孩子喜欢,可以带喜欢的人来喝。”心操勾起嘴角笑,斜眼看他。




  “哈哈......”绿谷尴尬的笑。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很久,绿谷没有注意,心操的双眸,越来越沉。




  “心操君找我有什么事没?”绿谷慢慢把酒喝完,问。心操没回答,付了钱,起身离开了酒吧,绿谷愣了下,追了上去。




  外面天以黑,霓虹灯照的大街亮如白昼,可阴暗的小巷里,透不进一丝光。心操走在前面,绿谷跟在他身后,有些不安的问:“是,出了什么事吗?需要我帮忙吗?”




  ‘啪’,响指在寂静的夜里打响,心操回头,暗沉的双目盯着身后僵住的,双目空洞的人。




  “我已经提醒过你了,绿谷。”心操哑着声,一步步走进,低笑着:“与我见面,不能如此没有防备。”




  “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绿谷。”心操靠近绿谷,凑在他耳边,喑哑道:“为什么没有逃开。”




  “呵呵呵呵呵......”心操笑着,笑得全身发抖,声音发涩:“现在,你被我捕获了,我要让你说。”




  “全世界,你只喜欢我。”




  眼神空洞的青年,机械的张开了嘴:




  “全世界,我只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只喜欢你。”心操抬头,眼里有泪,顺着脸颊滑了一道,个性再次发动:“离开这里,忘记一切。”




  空荡荡的小巷里没有了人,只有小小一滴深色的水渍。




  绿谷,贝壳是活的,它是......活着的啊。




  你,知道吗?




  五




  隔日,心操的事务所来了个客人,要签名的英雄排成了个小队。




  “心操君。”绿发的青年快速的签名握手合照,一气呵成,见他走过来,笑着招了招手,讨好地笑:“不好意思,没打招呼就过来。”




  心操愣住了,呆呆的立在原地,看着他,像是中了自己的个性。




  现在应该是在梦中吧?怎么可能是现实。




  “下班了,一起去喝个酒,怎么样?”




  “......好。”




  ......



@时化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点梗器真神奇,不过这个要怎么写啊😂 @白色

@时化 快看!

雍小鹤:

原来的草稿,翻出来稍微改了下,当时很喜欢黑化小久的那种感觉,就画了这个…
有轻微车慎入
没有任何营养的内容,别深究_(:з」∠)_

@时化

HERO👈:

一天久久喝到了假酒,开始发酒疯。非要亲爆豪一口。

久久:小胜给我亲一口!

爆豪:……滚。

总结:假酒害人啊。

——————————————

你们总喜欢看小胜耍流氓!!!

我偏要久久流氓一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涂了两个版本的,总感觉p1比较帅!p2就很普通了。

所以呢私心把酷一点(我觉得)的图放在第一个!虽然感觉那样的画风可能不会很容易被接受???但是我涂鸦是自己开心啊哈哈哈哈

@时化 哈哈哈哈哈哈!

diD:

咔酱为牙膏代言——
咔酱真难画啊——
最后一p是三人视角

@时化 这个情景完全可以画进动画里了_(:3」∠❀)_

请叫我起名废:

占tag致歉!
P1我的脑洞。P2发说说后朋友的评论。
感觉真的超级可爱,所以就想来问问有没有太太愿意画qwq
(可以当做友情向的幼驯染!但是还是私心了cp tag。所以占了tag对不起x

@时化

江山sylar:

《11:11有人在想你吗》
cp:胜出
#黑久,病娇久出没,请注意!!!
#囚禁梗,慎入!!!
#BGM:愛し子よ
#700lof粉福利

肝完这一篇,我怕是瘫了……
今天爆肝撸了4篇?喵喵喵???还没算上我的改文和撸后续……

车我尽力了!!!好吃记得打卡哦~

脑内选项正在全力扰乱我的人生

@时化 这位太太的文超好看!自己点进去看123456(ง •̀_•́)ง

GREYLIN:

胜出原作向
出久不慎中了行动会受到强制选择干涉的个性








「选择吧——1、对着天大喊我是处男。2、指着爆豪大喊他是处男。」


刚走到班门口,出久就被脑内响起的天音震得腿脚发软,说不出话来。


昨天夜里,他和欧尔迈特在校外抓了一个敌人,敌人很弱,他有些大意导致在最后关头中了个性。


据警察局那边的口供来看,出久所中个性叫强制选择。只要中了这个性,便会无限期行动受制约,面临强制选择,无论选择多不合理都必须选择,不选择身体就动不了。昨晚出久还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现在他清楚的体验到了。


他试着无视选项走进教室,身体却动弹不得。他的身体在他做出选择之前,都受个性控制。


现在已经快到上课的时间,所有同学都在教室,有的在聊天有的在预习功课,吵吵闹闹的,没人注意到因为选项的强人所难而浑身颤抖的出久。他不能一直站在门口,可是这两个选项都太羞耻了,第二个选项肯定是不行的,至于第一个……相泽老师不在的情况他还是可以喊出来的。深呼吸长吐了口气,出久闭着眼,大喊道。


“我是处男!”


原本吵闹的班级瞬时鸦雀无声。


“小久?”丽日像见鬼了一样,出久为什么会说这种话?“……你是不是没睡好?”


“我……”果然选择完出久就可以动了,现在他要面对的是全班意义不明的眼神。“没有……”


“绿谷,我认为在班里说这种事是不对的。”饭田推眼镜,爆豪也哼了一声,这实在不像出久会说的话,所有人都很奇怪。


可是这个性是不能告知其他人的,一旦告知就会发生严重后果。出久缄默的走到座位边上坐好,而后不好意思向其他人道歉。


“我有点没睡好,不好意思,可以忘记刚刚的事吗?”


这种只有峰田喊的出来的话出久再怎么解释都没用,大家依旧狐疑的盯着出久,想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出久低着头,都不知如何是好了。


“哈哈哈,全班男生都是啦,绿谷你别在意!上课吧上课吧!”见气氛不对,切岛连忙圆场。


出久以为这选项一天只会出现一次,毕竟这是个无限期解除方法不明的神秘个性,可随着相泽进入教室的脚步声,令人绝望的天音又响了起来。


「选择吧——1、对相泽消太说今晚洗干净在床上等我。2、夸峰田实的屁股丰满好看。3、指着爆豪大喊他是处男。」


等等,这些选择也太难以启齿了吧!为什么他一定要做这种选择?这已经不是不合理而是骚扰了吧!出久腹诽,他不想选择,迟疑了好一会,心口突然剧烈疼痛。


「选择吧——1、对相泽消太说今晚洗干净在床上等我。2、夸峰田实的屁股丰满好看。3、指着爆豪大喊他是处男。」


选项重复了一次,像是在施压非要出久选择不可。


忍着心痛,出久还是妥协了,第一个绝对不能选,选了他一定会被直接退学,和爆豪有关的直接排除选择可能,想都不用想。那么剩下的就是……第二个。


捂着心口,出久回头,无奈的告诉峰田。


“峰田你的……屁股……丰满又好看。”


“绿谷,你想做什么!”护住自己的屁股峰田一脸惊恐。


说完后,出久的心痛立时消失了,小口喘着气,他正直的解释。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告诉你。”


“喂,我只喜欢女生,就算你喜欢我我也……”


“绿谷,看黑板。”相泽重重的敲了敲黑板,打断了二人的对话。


“是。”


一直到下课都没出现那个选项,出久心惊胆战。课间饭田和轰聚到出久的课桌旁,商量周末去游乐园的事情。


“饭田君已经买好票了吗?”


“买好了,是周六的票。”


“绿谷,你在想什么?”轰突然开口,出久的不安很直白的表露在外。


“怎么突然问这个?”


“你看上去像在紧张什么。”


“我……”


「选择吧——1、让轰摸你的胸部。2、对饭田说你想摸他的胸部。3、指着爆豪大喊他是处男。」


又来了,为什么都是这种一言难尽的选项,根本没法选择的情况下让他选一个,只能对不起饭田了,在心里默默给饭田抱歉后,出久不自在的搅动手指。


“饭田君。”


“怎么了?”


“我可以摸……”说到一半,出久扭过头,不敢去看饭田和周围其他人的表情。“摸你的胸部吗。”


说出口的那一刻时间仿佛凝滞了一般,轰和爆豪不可置信的看着作出惊人发言的出久,而当事人饭田只是一秒就用他不同寻常的脑回路反应过来。


“可以啊!我的胸肌锻炼的很好!还会动呢!”


“会动啊?”


出久故作镇定,起身摸了摸饭田的胸肌,确实会动。他安心下来,幸好饭田及时解围,不然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对其他同性要求这种事实在是太奇怪,但第一个和第三个选项说出来一定会死的,他绝对不要说。


上课铃响,饭田和轰回到自己的座位,爆豪微微侧头,他想问出久今天发什么神经,可话到嘴边,又觉得没必要,他为什么要问?那家伙做什么都与他无关才对吧。


接下来一直到放学都没出现强制选项,回到宿舍楼,出久本想快速回房间一个人待着免得又出现那种让他不知所措的棘手选项,对今天的出久感到奇怪,轰叫住了正欲小跑上楼的他。


“绿谷,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不,我没有!”


就算有也不能说,出久的眼神很躲闪,轰也不想问出久不想说的事。


“有事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和饭田。”


“我会的!”


出久说完立刻上楼梯,他非常怕强制选项出现,天不遂人愿,脚刚踏出去一步,那个选项就出现了。


「选择吧——1、问轰他的腋毛是否也是双色。2、问轰他的OO毛是否也是双色。3、指着爆豪大喊他是处男。」


这又是什么强人所难的选项啊,出久欲哭无泪,虽然前面的问题他也很好奇,可第三个选项为什么一直出现,明明爆豪不在……出久刚想着爆豪不在就看到对方站在轰身后瞪着自己,握住拳头,露出一个愧疚的表情,出久不好意思的开口。


“轰君的腋毛也是双色吗?”


“……”这个问题让轰沉默了一会,现在他确定出久被什么事情缠上了。“你中了个性吗?”


出久没说话,他不能说,肯定或者否定都是不行的。


如果可以说那出久一定早就告诉他和饭田了,没有说就说明有不能说出口的理由,轰没再追问,拍了拍出久的背,离开了宿舍。


“喂,废久!你怎么回事啊。”爆豪皱眉。“尽说一些奇怪的话。”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是很为难的事,抱歉。”


“嘁。”


爆豪很想逼问出真相,可出久复杂的表情莫名让他有点不想去为难对方。他径直上楼,准备回房间,望着爆豪的背影,出久想着终于能松口气的时候,强制选项的天音恶意一般回响在脑内。


「选择吧——1、从背后抱住爆豪。2、从背后握住爆豪的OO。3、指着爆豪大喊他是处男。」


死亡选项,这绝对是死亡选项。如果是游戏可以努力练级或者花钱改命强行通过,可这三个选项,无论选择哪一个,他都一定会死的很难看。


吞咽下紧张和口水,出久斟酌其中利害关系,决定选择第一个。


抱着必死的决心,他追到爆豪身后。张开手一把抱住爆豪,熟稔的气息扑面而来,焦灼了他混乱的心。


“废久,你干什么啊?!”


出久连忙放开爆豪。“身体自己动了……”


本来还没准备对出久做什么,反而是这句话让爆豪火大了。


“哈?!”


“不是……小胜你听我解释……”


“去 死 吧。”



脸被捏肿像两个包子的出久哭着回到房间,爆豪揪着他的脸边骂边捏了一个小时才放过他,比直接揍他还要痛苦,万幸的是到睡前都没出现那个选项,躺在床上他想今天总算过去了,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难的一天,每一次选择都犹如一场苦战。


这个性尚且没有破解方法,艰难曲折还在后头。他要想办法去面对。拿起手机,出久决定查询关于疑难杂个性的处理方法。


「选择吧——1、给爆豪发邮件邀请他和你一起睡觉。2、给欧尔迈特发邮件邀请他和你一起睡觉。3、给死炳木发邮件邀请他和你一起睡觉。」


还没打开谷歌的页面,最让出久恐惧的声音就悠悠传来。等等,先不吐槽选项,他根本就没有死炳木的邮箱地址啊?就算想邀请也办法啊!出久的所想似乎被谁听到,三秒钟后,他收到死炳木的邮箱地址,是渡我被身子发给他的,希望他和死炳木好好相处。


想到这两个人出久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就算有地址也不可能选第三项的,放弃第一项,出久果断选择了第二项,给欧尔迈特发邮件邀请他和自己一起睡觉。


欧尔迈特很快回了邮件,表示自己很乐意过来和爱徒一起睡觉谈心,不过他现在不在东京,今天晚上不行,改日再约。


稍微有点惋惜,出久放下手机,想赶快睡觉摆脱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现的强制选项。


「选择吧——1、去找爆豪要求一起睡觉。2、丢掉所有欧尔迈特的周边。」


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出久本来想尽量避开爆豪的,听到第二项选择他立马从床上起来,没有什么比欧尔迈特的周边更重要,包括他的性命。


做好被揍的准备,出久义无反顾的决定去找爆豪。来到四楼,夜风轻轻吹拂他的头发,爆豪房间的门虚掩着,平复下忐忑不安的心,他轻扣门扉。


“小胜?”


“干嘛!”爆豪没好气的打开门,他的脸上还有冒着热气的水滴,刘海湿了一半服帖的垂在额头上。


“……我可以和小胜一起睡吗。”


上下审视了出久一番,爆豪没有和出久预料的那样对他的要求生气,而是平静的问他。


“洗澡了吗。”


“洗了。”出久受宠若惊的点头。


“进来把门关上。”


爆豪竟然意外的同意了,即便如此出久还是提心吊胆的,小心翼翼的等待强制选项的突然出现。


“有多余的被子吗?”


“干嘛。”


“我……在地上睡。”


“柜子里。”


铺好被子,出久躺下,爆豪靠在床上安静的看书,两人很少这么和平的待在一起,出久很感谢爆豪什么都不问接受他的要求,也许对方察觉到了什么。因为两人对彼此的了解,应该比任何人都多。


“临时执照的补习,很辛苦吧?”出久突然开口,这是个姗姗来迟的问题。


爆豪翻页的动作顿了顿,没看出久,他啊了一声。


“小胜在看什么?”


“死光。”


“……”听到名字出久就不寒而栗。“死光?”


“嗯。”


“好可怕……”


“你怕个什么啊!又不是你在看。”


“小胜不会念给我听吧?”四五岁时出久在爆豪家过夜,一起睡时,爆豪为了吓他,一直在他耳边念恐怖小说。


“鬼才要念给你听。”看出久胆战心惊的样子,爆豪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真的照着书念道。“笑声在肯塔斯基河两岸荡漾——但是他们谁也没有看见在他们左边灌木丛中那双窥视的眼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出久跳起来抓住爆豪的手腕,拼命摇头试图让对方别再念了。这让爆豪来了精神,他接着念道。“在灌木丛中间那个水泥柱上,那两只眼睛之间的距离有两英尺。”


“不要再念了!”


“我偏要念。”


“不要啦,很吓人……”


“只有你这个没用的家伙会被吓到。”


“我就是害怕这个,小胜不是知道吗!”


“不记得了!”


“说这种话一般都是还记得……”


“哈?!你说什么?”


放在以前,出久想都不敢想两人能这样说话,他的心情变得柔软起来。


「选择吧——1、给爆豪顺毛三十分钟。2、向爆豪撒娇说就不能抱抱我吗。」


然后在瞬间变成一团乱麻。


听到这两个选项出久差点没像欧尔迈特那样吐血出来,他犹豫了好一会,觉得哪一个都欠揍的不得了,万一他说出来爆豪不动手,他都想自己动手解决自己。


“小胜……”


“什么啊。”


“就不能……”


“嗯?”


“就不能抱抱我吗……”出久觉得自己已经可以考虑临终遗言了。


“你这混蛋。”把书啪的合上,爆豪起身,把出久抱起来,而后重重丢到床上。“给我说清楚,你到底想干嘛!”


突然从背后抱他也好,要求一起睡觉也好,爆豪决心要弄清楚出久反常的原因。


“我我我……”


所谓好事多磨,坏事成双,出久还没想好怎么解释,强制选项接二连三,再次出现。这次已经不是死亡选项,而是地狱选项,天音的每个字都回荡在他脑海,挥之不去,让他悲痛万分,心生绝望。


「选择吧——」


「1、哭着对爆豪说我想要你。」


「2、告诉爆豪你曾经想着他自慰。」


「3、指着爆豪大喊他是处男。」









选择吧


1、完


2、未完待续


【尤勇】薄荷 1

我老婆最棒!

时化:

 @中二晚期弃疗中   我开始写连载了~哈尼~ 加油~


  也许以后可以用维克托许下的约定来形容一些华而不实的东西。


  消失甚久的男人在照片上穿着修身的西服,坐在在粉色的樱花树下,粉嫩花瓣落在他的肩上,银色的发上,他毫不在意,依旧拿着饭团,和穿着制服的学生们对着镜头笑得灿烂......配图的字是:美味,日本真是太棒了~


  尤里盯着维克托手里的便当两秒钟,露出了阴森森的笑,猫咪凑了过来,毛茸茸的爪子按在手机屏幕上,点了一个红色的心。


  “啊!!!!谁要给那家伙点赞!”金发的少年爆发出与他纤细美貌毫不相称的吼声:“维克托!混蛋!你以为我是谁啊!”尤里眼底是燃烧的怒火,他咬牙切齿的给维克托打了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对面的维克托很是惊喜:“尤里~好久不见~”


  “维...克...托。”尤里努力努力再努力,才没对着电话吼:“你这混蛋,究竟去哪里了?”


  “欸~啊,忘了和你们说了,不用担心我。”对面的维克托的声音依旧愉悦:“勇力~谢谢,真是太棒了!”


  “啊?你在说什么!”尤里臭着脸拿着手机:“你在和谁说话?”


  “啊,抱歉抱歉。”那边的维克托很快道歉,然而喜悦的声音完全听不出他的歉意,他似乎是在嚼什么很脆的东西,尤里黑着脸听对面咔嚓咔嚓的一阵,之后是一句惊喜的“BKYCHO(好吃)!”尤里嫌弃的把手机拿远,之后不甘示弱的吼了回去:“维克托!你在干什么!!!”


  “啊呀~”对面传出有些小的声音,很明显是拿着手机的人拿远了手机发出来的,“我在和我可爱的学生说话啊,来!勇力,和尤里打个招呼。”


  “欸?!”对面传来陌生的声音,声音很小很轻,很是胆怯,尤里一头雾水的盯着手机屏幕,按了免提,才听见对面传来怯生生的一句:“你好,我,我是胜生勇利。”


  尤里哼了一声:“啊?我管你是谁。”他话音刚落,对面便提高声音,来了个非常诚恳的道歉:“对,对不起。”


  “你为什么要道歉?好像我欺负了你一样。”尤里阴着脸盯着手机屏幕,眼里蹦出慑人的光:“你是蠢货吗?”


  “对!对不起......”对面又是一声道歉,尾音都带了泣音。


  “尤里还真是不可爱呢。”手机回到了维克托手里,维克托轻哄着受伤的人:“勇利,你不要难过,这是尤里,嗯,尤里表达喜欢的方式?”


  “哈?你在说什么?”尤里对着电话吼:“谁会喜欢那种胆小的要死的家伙!”


  “呜......”对面传来一声极其细小的低泣,胜生勇利轻声说了一句:“失礼了。”飞快的跑开。维克托试着挽留:“勇利!”但勇利跑的太快了,一会儿就不见踪影。


  维克托叹了口气,对电话里的尤里道:“你这样小猪猪是不会喜欢你的。”


  “谁要他的喜欢,他是谁啊?”尤里满不在乎道:“你还没说你去哪里去干什么了?别想转移话题。”


  “哎呀~我没和你说吗?我去日本教书了,教的音乐,学生都好可爱好可爱的~”维克托沉浸在幸福里,声音都带着欢乐的波浪:“食物也很好吃呢~”


  “你,很好。”尤里阴森森的笑:“你究竟有没有记得你答应为我编曲,我要用在我的新歌里!”


  “啊!”维克托惊讶了一声,道:“尤里你这样吼,嗓子会坏掉的。”


  “还不是因为你!”尤里他听完又吼了。


  这通不愉快的电话以尤里摔手机告终,尤里气鼓鼓的在房间里砸了一通枕头,消气了才停下,他有些热,抬手向后拢了头发,露出蒙了薄汗的饱满前额,揉揉脑袋,起身去倒了杯水,才回来捡了可怜的手机。


  手机质量过硬,坚强的亮了屏幕。


  尤里勾着嘴角,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订了去日本的机票。


  “日本吗?呵,我来了。”


tbc